作者 主题: 【LOG】剑与魔法的编年史·重启02  (阅读 1378 次)

副标题: 泰坦之子·暗界之主

离线 SHARK

  • Chivary
  • *****
  • 帖子数: 1201
  • 苹果币: 8
【LOG】剑与魔法的编年史·重启02
« 于: 2014-07-27, 周日 20:46:43 »
会话开始于: Sat Jul 26 20:44:45 2014
会话标识: #剑与魔法

[21:09] <ST> ——————————————————————————————————————————————
[21:09] <ST> 在魔法活跃的年代,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
[21:10] <ST> 同时,也没有什么东西是肯定不存在的。
[21:10] <ST> 甘蓝的叶子底下住着半寸高的矮灵。
[21:11] <ST> 橡树上则住着纤细的树精。
[21:11] <ST> 与人类一起分享着天空之下,大地之上每一寸土地的,神秘而古老的种族们,偶尔会与人类产生交集。
[21:12] <ST> 但通常来说,这多是迫于无奈。
[21:12] <ST> 人类既现实又好战,同时在其他种族看来有点儿——反复无常,琢磨不透。
[21:13] <ST> 没有哪几个种族能够在和人类打交道的时候不被欺骗,也没有哪几个种族能够和人类为邻却不发生冲突。
[21:14] <ST> 不过,也的确存在着让人类敬畏,或者恐惧的伟大种族。
[21:14] <ST> 原初的神灵是最为人类崇敬的一群,随后便是巨龙,对它们,诸国都又敬又怕。
[21:15] <ST> 而宏大的巨人也是被赋予了特别地位的一族,他们和人类在外形上相似体积却不可同日而语,力量更是如此。
[21:16] <ST> 虽然有些人会宣称巨人野蛮,残忍而且笨拙,但这无疑是一种非常可片面且可笑的说法。
[21:17] <ST> 大部分的巨人都比人长寿,因而抱有庞大的知识,他们也许不那么热衷于交流,并且并太不热心于钻研之上,对新生事物的反应也有点迟钝。
[21:18] <ST> 但最普通的山丘巨人也能说出让人类学究膛目结舌的典故。
[21:18] <ST> 而巨人之中最聪明,睿智且强大的存在——在一些地方称呼他们为泰坦,另外一些地方则称呼他们为原初巨人。
[21:18] <ST> 他们能令神灵畏惧。
[21:19] <ST> 甚至无敌的战争女神也要借助龙的力量才能守护万神殿不被这些巨人所征服。
[21:20] <ST> 对这样的种族来说,人类,无疑就像是群聚的老鼠般无趣且渺小。
[21:22] <ST> 泰坦族的王,伟大的欧伯萨斯一向都无意与人类打交道,虽然他在被神灵击败后曾经替他们指点过几个英雄,但大多只是通过最保守,含蓄的手段。
[21:23] <ST> 作为泰坦一族中最伟大者,如果他愿意,可以拔起山峰向天空宣战。而且他所知晓的魔法唯有龙族中的最古老者可以匹敌,人类之中的大魔法师时常会来向他求学,不过穷极他们一生,也无法达到让普通泰坦觉得有趣的境界。
[21:24] <ST> 某一日,欧伯萨斯感受到了一场战争。
[21:25] <ST> 发起战争的,正是那些微不足道的矮小种族。然而他们却几乎像是要摧毁世界一般,用彼此都无法完全理解的力量互相厮杀着。
[21:26] <ST> 诸神,龙群,强大的巨人,神秘的精灵和矮人,许许多多的种族被卷入了其中。泰坦之王最终也不得不出战,为了阻止这场很可能会将整个世界都毁灭殆尽的浩劫。
[21:27] <ST> 而当他回到自己的故乡时,他的子民却惊讶地发现他带回了一个尚在襁褓之中的人类婴儿。
[21:28] <ST> 那个细小的孩子和其他的人类相同,并没有特别之处,如果一定要说,就是他躺在泰坦之王掌心的模样颇为惹人怜爱——特别是在撒了一泡尿之后。
[21:29] <ST> 这微小种族的幼婴是如此脆弱,对于泰坦族来说,他们甚至无法理解这种脆弱的生命为什么要在世上诞生。
[21:30] <ST> 但是,他们的确就是诞生了。
[21:30] <ST> 被神所祝福也被神所诅咒
[21:31] <ST> 这个种族在泰坦一族眼中,也就和这个孩子一样——稚嫩,脆弱,却又洋溢着神秘难解的可能性。
[21:31] <ST> “注意听好,我的子民们。”
[21:32] <ST> 于是在那一日,欧伯萨斯对其他的泰坦用他雷霆般的声音宣布。
[21:32] <ST> “从今天起他就是我的孩子,也是你们当中的一员。”
[21:33] <ST> “你们要用自己的力量守护他,教会他生活的道理,即使他和你们不同。”
[21:34] <ST> 如果说有什么是泰坦无法办到的事情,那可能就是‘谦虚’,欧伯萨斯的话让他们怀疑自己的王者是否在结束不久的战争中失去了理性。
[21:35] <ST> 幸运的是,泰坦一族中最年轻的成员也有千年的生命,人类数十年的人生根本算不上什么,他们并不介意观察。
[21:35] <ST> “那么,我们的陛下。”有一位泰坦发言问道:“这孩子叫做什么名字?”
[21:36] <ST> 欧伯萨斯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就叫做小萝卜头吧。”
[21:36] * 小萝卜头 对外界纷扰一无所知,只是安心地蜷缩起来,沉沉入眠——无比香甜地吮吸着拇指。
[21:37] <ST> 虽然泰坦们并不知道萝卜是什么,也不知道它究竟有没有头,但他们相信自己的王在起名上的智慧。
[21:38] <ST> 于是,‘小萝卜头’,作为泰坦一族中——从各个方面来说都最小的成员被养育了起来。
[21:39] <ST> 一开始,其他泰坦觉得他就像是一只宠物——泰坦族有时候会把多头蛇,原龙或者天马之类的当作玩物饲养起来。
[21:40] <ST> 但是欧伯萨斯将他所珍藏的‘神之泉’的泉水赐给了小萝卜头——一般来说,如果饮下一杯这样的水,就可以让泰坦族人想透一个无法想透的谜题,或者发明一道新的魔法。
[21:41] <ST> 不过小萝卜头的使用方法比较特别,他被直接泡了进去。
[21:42] <ST> 凡俗的生物因此得到了一点点的神性,他变得不再惧怕疾病,强壮且不再畏惧岁月过早地降下衰老。
[21:42] * 小萝卜头 咕嘟咕嘟。
[21:42] <ST> 待小萝卜头稍微长大一些后,他被教授了驾驭四大元素的力量。
[21:43] <ST> 而其中与‘大气’也就是风的关联似乎格外有效,在他刚刚学会语言的时候,小萝卜头就能够像只蜜蜂一样飞来飞去,一天里要把自己撞死好几回。
[21:45] <ST> 欧伯萨斯指名女泰坦法尔薇娜养育这孩子,并且传授其泰坦一族的‘魔法’。
[21:45] <ST> 或许是天资聪颖,或许是神之泉的效果,或许两者兼而有之,小萝卜头学习得很快。
[21:46] <ST> 渐渐地,其他泰坦也逐渐接受了这个小小的成员——在他向他们证明了自己的力量以后。
[21:47] <ST> 小萝卜头也逐渐地成长、从男婴变成男童再变成男孩,最后差一点变成男人。
[21:47] <ST> 这个差一点的理由非常简单,他在泰坦族之中根本找不到可以和自己所匹配的女人。
[21:48] <ST> “你真可爱,可惜,实在太小了点……”
[21:48] * 小萝卜头 手中花啪嗒掉在了地上。
[21:49] * 小萝卜头 低下头,落寞地走开了。
[21:49] <ST> 即使被那些非常美艳庄严的女性泰坦这么说,也完全无法生气,因为小萝卜头使劲长个儿的结果,也只有对方一根手指那么大。
[21:49] <ST> 这意味着即使作为‘工具’他也有点不够格,当然,纯洁的小萝卜头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这个。
[21:50] <ST> 他只是本能地觉得大家都把自己当作一个孩子,或者某种更好玩的小东西。
[21:50] <ST> 这的确不太能让人接受——因为,如果他懂得掐指一算,小萝卜头会发现自己已经80岁了。
[21:51] <ST> 泰坦们所居住的‘王者之乡’内时间的流逝颇为缓慢,再加上身为不朽的存在,小萝卜头的外貌始终保持在俊美的少年。
[21:52] <ST> 但是他毕竟是个人类,在这个同胞早就儿孙满堂的年龄却一直被当作小孩子对待,不知道怎么地,就经常会产生一些奇妙的不服感。
[21:53] * 小萝卜头 始终也是有着正常需要的男性。
[21:54] <ST> 无疑,他的养父欧伯萨斯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泰坦的王者这些年来也从自己的养子身上得到了不少快乐,然而他并非一个愚昧的父亲,也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永远在这里无所事事。
[21:54] <ST> 于是他找来了自己的孩子,凝视着他。
[21:55] * 小萝卜头 歪过头,同样盯着大老爹看。
[21:56] <ST> 身为泰坦一族的王,欧伯萨斯像是用某种可媲美太阳的能量与玄黑的岩石所铸就的巨神,他的双眼蕴含着令神敬畏的力量,声音则像是天空与大地之间的碰撞。
[21:56] <ST> 但是作为父亲,他比人类的王者更加慈祥。
[21:56] <ST> “我的养子啊,你已经有了充分的时间去学习。”
[21:56] <小萝卜头> “嗯……”
[21:57] <ST> “这岁月足够你意识到一切,思考一切,并且做出决定。”
[21:57] * 小萝卜头 眨巴眼,对大老爹的话有点迷糊。
[21:58] <ST> “你并不属于我们,我们曾与神明鏖战而被贬,我们曾试图倾覆世界而未果。而今我们伺机潜伏,等待着再度向上界宣战。”
[21:58] <ST> “但那只怕还得是非常久远的时代之后的事。”
[21:59] <ST> “因为你是我的儿子,我给予你的礼物源自爱而非企图,我会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
[22:00] <ST> “你可以选择离开这个地方,回到属于你的来处之地——你的力量足以让你成为他们的王,他们的英雄接受万民的敬拜。”
[22:00] <ST> “或者你也可以选择留在这里,享受我们对你的爱护、永生和孜孜不倦的学习。”
[22:01] <小萝卜头> “我……”
[22:01] * 小萝卜头 张了张嘴,但却发现不论是哪个选择都重逾千斤,纤弱的舌尖颤抖着,几乎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22:02] <ST> 当泰坦之王凝视着一个人类的时候,就像是辽远星空上的两颗星体一般,让小萝卜头感受到自己像是在对命运本身,而不是自己的父亲做出回答。
[22:03] * 小萝卜头 重重地呼吸着,这还是他第一次将自己的命运握在手中,像一个男人那样,去凝视那无数可能性中的抉择。
[22:03] <小萝卜头> “老爹……如果我选择离开,我还能回来吗?”
[22:04] <ST> “也许。”
[22:05] <ST> 泰坦之王在数百年间罕见地使用了不确定的语态,但是对于小萝卜头来说,他完全能够将其理解为否定的回答。
[22:05] * 小萝卜头 沉默许久,终于下定决心。
[22:05] <小萝卜头> “大老爹……”
[22:06] <ST> “你在选择的是你未来的道路,我的儿子,你在我们一族之间成长,但如今你已经不再是孩子了。”
[22:06] <小萝卜头> “是……”
[22:07] * 小萝卜头 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没有改变最后的念头。
[22:07] <小萝卜头> “我要出去看看。”
[22:07] <小萝卜头> “然后,我会找到回家的路的!”
[22:08] * 小萝卜头 的眼睛闪闪发亮。
[22:08] <ST> “人啊。”
[22:09] <ST> 泰坦发出了意味深长的回响,作为先古的伟大种族,观察者和一位父亲,所有复杂含义都蕴藏在了这个词语之中。
[22:10] <ST>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举起手来,我的孩子。”
[22:10] * 小萝卜头 虽然对大老爹的那句叹息有些在意,但还是高高地扬起了手
[22:11] <ST> 一道雷霆忽然从虚空之中落下,打在了小萝卜头的手上,手掌中传来了令整个手腕麻痹的灼热刺痛。
[22:12] <ST> 但是小萝卜头下意识地握起了手指,却发现那是一把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长矛。
[22:13] * 小萝卜头 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武器,将锋刃贴近眼前,细细打量。
[22:13] <ST> 象牙白色的矛柄笔直,银与红的两道轨迹蜿蜒缠绕其上,托起前端冰色的锋刃。
[22:13] <ST> “让它指引你离开的道路吧。”
[22:14] <ST> 泰坦之王的声音化作了虚无之中的回声,小萝卜头知道他已经离开了。
[22:14] <小萝卜头> “……”
[22:14] <ST> “而如果你要回到你的人当中去,我的儿子,给自己换一个他们会喜欢的名字。”
[22:16] * 小萝卜头 呆呆地站在原地,临到此时,才意识到自己所做的决定的意义——那意味着远离这个自己呆了无数个日落的地方,远离那些亲切的大朋友,远离大老爹。
[22:17] * 小萝卜头 感到一股离家游子的寂寞涌上心头,这寂寞甚至抵消了即将遇到自己同族的兴奋,让他的鼻头发酸。
[22:17] * 小萝卜头 呆愣愣地站了起来一会儿,接着用力地擦了擦眼睛,大声地对着父亲声音消失的地方喊道:
[22:19] <小萝卜头> “大老爹!我不会忘记自己是谁的——”
[22:19] <小萝卜头> “从今天开始,我的名字就是——”
[22:19] <小萝卜头> “泰——坦——”
[22:20] <ST> 之后,小萝卜头(泰坦)和其他泰坦一一告别,甚至还被自己的教师法尔薇娜捧在手里哭了一会儿。那些泰坦们把一些他们制作的有用的魔法物品交给小萝卜头作为饯别礼,就送他去了边界。
[22:21] * 泰坦 也忍不住擦着眼泪和大家告别。
[22:22] <ST> 在穿越界门的瞬间,泰坦最后看到了自己熟悉的世界被逐渐拉远,取而代之是一片更加辽阔,广大却陌生的天地。
[22:23] * 泰坦 转过身,一边擦着还未干透的眼泪,一边向着那崭新的世界迈出了脚步。
[22:24] <ST> 他握着枪抵御着世界颠倒带来的眩晕感,之后才慢慢地苏醒过来。
[22:24] <ST> 世界不同了。
[22:24] <ST> 这个世界软绵绵的,而且很暗。
[22:25] * 泰坦 站定看清周围之后,还觉得十分新鲜。
[22:25] * 泰坦 伸出手轻轻地触碰十分柔软的周围。
[22:26] <ST> 泰坦想站起来,但是手一伸就摸到了一个极为柔软的东西。
[22:26] <ST> 他还摸了两把,接着就听到了一个很好听的声音。
[22:26] <ST> “哎呀——”
[22:27] <泰坦> “诶诶?”
[22:27] <ST> 虽然泰坦不知道这声音的来历,不过他本能地觉得很不错。
[22:27] <ST> 接着周围亮了起来。
[22:27] <ST> “殿下,您怎么……有刺客!”
[22:27] * 泰坦 眨巴眼,闹不清楚是咋回事。
[22:28] <ST> “不对,有无礼之徒啊!”
[22:28] <ST> 在周围亮起的魔法光里,泰坦发现自己趴在一张宽敞的大床上。
[22:28] * 泰坦 傻乎乎地冲着周围的“人”无害地笑了笑,下意识地把刚才伸出的那只手放到鼻子底下嗅了嗅——这十分自然,接触到新东西之后,老师总是让他这般通过气味和质感记住这些东西的特性。
[22:29] <ST> 身下是轻柔的毛毯,毛毯下面是几个躺在一起的少女——虽然没有常识,不过泰坦自己本能地认得出那些是属于‘女性’的存在。
[22:29] <泰坦> “你们好?”
[22:29] * 泰坦 礼貌地打了招呼。
[22:29] <ST> “卫兵!卫兵!”
[22:29] * 泰坦 从床上爬起来。
[22:30] <泰坦> “我刚才没有压到你们吧?”
[22:30] <ST> 那些少女起初睡眼惺忪,随机惊讶地看着泰坦,刚刚被他揉醒的那一个更是花容失色。
[22:30] * 泰坦 彬彬有礼地道歉——大老爹说过,一定要有礼貌,恩。
[22:30] <ST> 就在这个时候,殿堂的大门打开了,两队彪悍的士兵冲了进来,扑向了泰坦。
[22:30] <ST> “快,快拿下他!”
[22:30] <泰坦> “诶诶,大家好!”
[22:31] <ST> “杀了这小子!不过别伤了公主!”
[22:31] * 泰坦 没有什么反抗的意思,很开心这个世界有那么多新朋友来迎接自己。
[22:31] <ST> “不,先活捉他!”
[22:32] <ST> 泰坦一下子被十几个强壮的男人压在了地毯上,不知道为什么他硬了。
[22:32] <泰坦> “哇,这也太热情了。”
[22:32] <ST> “你,到底是什么人?”
[22:33] <泰坦> “啊?你在问我吗?我叫小萝卜——啊,不对,不对,我现在叫做泰坦!”
[22:33] * 泰坦 被压住了,但是手指还是紧紧抓着父亲赐予的武器。
[22:34] <ST> 之前被袭击的少女经由几个侍女的帮助更换了一身考究的白衣,俯视着脚下的少年。
[22:34] * 泰坦 讨好地笑。
[22:34] <ST> “你是玖林的人吗?”
[22:35] <泰坦> “九林?”
[22:35] <ST> “……隐瞒是没用的,谁指示你来的?”
[22:35] * 泰坦 愣了愣,立刻明白了过来——自己的身材的确不像是大老爹他们一样。
[22:35] <ST> “如果你要杀本宫,为什么不马上动手?”
[22:36] <泰坦> “不不不,我是泰坦族的泰坦。那是千真万确的——虽然我小了一点……诶?我干嘛要杀你呀?”
[22:36] <ST> “泰坦……”
[22:36] <ST> 少女蹙起了眉头。
[22:36] * 泰坦 越来越迷糊了,而且身上那帮人的确也压得他很不舒服。
[22:36] <ST> “既然你没有杀意,为什么要持着武器进入寝宫?”
[22:37] <ST> “又为何要摸到本宫的床上?”
[22:37] <泰坦> “武器?”
[22:37] <ST> “……公主殿下,此人装傻充愣,还是由我们来审问吧。”
[22:37] * 泰坦 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手中那代表了自己和家乡唯一联系的长棍。
[22:37] <ST> 一名卫士对那‘公主’说道。
[22:38] <ST> “也好,不要杀他,其他就交给你们吧。”
[22:38] <泰坦> “总之,大老爹让我过来,我就直接过来了的说……审问是什么?对了,那个……可以让他们离开吗?虽然很开心大家来欢迎我,但这样有点不舒服了诶?””
[22:38] <ST> 少女叹了口气,让手下人把泰坦架了起来。
[22:38] * 泰坦 不舒服地在士兵的重荷下扭动。
[22:38] <ST> “还不放手!?”
[22:39] <ST> 一直有四个士兵在试图将长矛从泰坦手上扭下来,不过他们都没有成功。
[22:39] <泰坦> “不可以,这是老爹给我的。不可以给你们。”
[22:39] * 泰坦 老老实实地说
[22:40] <ST> “说什么呢!不从命的话我们就将它从你的手里砍下来!”
[22:40] <泰坦> “不行。”
[22:40] * 泰坦 倔强地重复着——总之就是不行。
[22:40] <ST> 一名手臂比泰坦大腿还粗的侍卫怒而拔剑。
[22:40] <ST> 就在这个时候——
[22:40] <ST> “住,住手住手住手——!!!”
[22:41] <ST> 一个人从外面冲了进来。
[22:42] <泰坦> “恩?”
[22:42] * 泰坦 被一再变化的情况搞得脑子里一团浆糊。
[22:43] <ST> 来人是名美貌的女性,看年龄似乎是二十后半,身上只披着一件非常单薄的薄纱,她的身材和泰坦印象中那些最美丽的女性泰坦非常接近——可谓曲线有致,颇为诱人。
[22:43] <泰坦> “哇——好漂亮的大姐姐!”
[22:44] * 泰坦 的赞美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22:44] <ST> 不过白皙的手腕上漆黑的刺青颇为显眼,泰坦一时间从她的身上感到了魔法存在的迹象。
[22:45] <ST> “这小鬼……居然对先知大人如此不敬。”“揍他一顿吧!”
[22:45] <泰坦> “哇,不要打我啦。”
[22:45] <ST> 士兵们说着把泰坦又摁了下去,然而那名女性却冲了上来。
[22:46] <ST> “请把他释放了——他绝对不是什么刺客!”
[22:46] <ST> “您在说什么呀!即使他没有恶意……在这种时候闯入公主的寝宫也足以斩首了!”
[22:47] * 泰坦 虽然不是很明白状况,但看起来这个大姐姐是帮自己说话的,所以跟着点点头也没什么所谓。
[22:47] <ST> “你们这些蠢货,如果激怒了他,你们觉得自己能活下去吗?!”
[22:48] <ST> “快把他放下!”
[22:48] <ST> 被称为‘先知’的女性提高了音量,士兵们面面相觑,直到公主首肯才把泰坦放了下去。
[22:49] * 泰坦 无辜地眨巴眼。
[22:49] <ST> “维奥娜,这是怎么回事?”公主好奇地问道,看着被十几个人摁来拉去却似乎毫发无伤的泰坦。
[22:49] <ST> “我之前在睡梦中收到了一个预兆……这位……大人,是从神界来到这里帮助我们的。”
[22:50] <ST> “什么?”公主睁大了眼睛,其他人也被吓了一跳。
[22:50] <ST> 不过泰坦脑海内出现了这样的景象——正在睡梦中的女魔法师忽然被自己的父亲用魔法从睡梦中闹醒,赤裸着身体被拉到了数十名强大泰坦众目睽睽之下。
[22:51] <ST> 【不许你的人伤害他分毫,否则我等将踏平你们小小的国家!】
[22:51] <泰坦> “咦,大老爹……”
[22:51] <ST> 还被如同轰雷一般的声音所恐吓了。
[22:51] * 泰坦 胸口不由得涌起了一阵暖流。
[22:52] * 泰坦 虽然固执己见地离开,但是大老爹并没有真地将自己忘却,知道这一点对他来说很重要。
[22:52] <ST> 看起来她平日里也是一位有着强韧意志的人,居然没有被吓疯——而以后泰坦就会明白到,先知在魔法时代无疑是个非常容易产生精神问题的高危职业。
[22:53] <ST> “就是这样……您是神的儿子,绝非凡俗之人。”
[22:53] <ST> “请原谅他们的无礼吧。”
[22:53] <泰坦> “大老爹……是神吗……”
[22:53] * 泰坦 有点怀疑,但这并不重要。
[22:54] <ST> 女性说着在泰坦面前跪了下去,虽然这种礼仪泰坦不能了解,但至少她浑圆而光滑,质地像是绵滑的奶油一般的酥胸几乎从袍子里跳出来的景象非常美妙。
[22:55] <ST> 其他士兵见此景象虽然没有跟着跪下,却开始用混合了惧色的目光打量着泰坦。
[22:55] <泰坦> “诶?不用,不用这样啦!”
[22:55] * 泰坦 连忙摆手,但是视线却是黏在美景中,久久不能移开。
[22:55] <ST> “我还是不能相信,维奥娜……”
[22:55] <ST> “你说他是神子,有什么证据?”
[22:56] <ST> “是的!我作证!”一位头发火红的侍女跳起来挡住了公主:“他不但爬上公主的床,还,还对公主做出非礼的举动!”
[22:56] <ST> “这一定只是一个会魔法的色狼而已!”
[22:57] <ST> “……很抱歉我等都是愚昧的凡人,不识大能的尊荣。”维奥娜抬起头看了泰坦一眼:“可否请您展示一番奇迹的力量,让他们信服呢?”
[22:57] <泰坦> “魔法……你是说这个吗?”
[22:59] * 泰坦 唤来风和雷的精灵——幸好这里和家乡没什么差别——吩咐他们用最小心的力道布置出平素自己玩耍的幕布。
[23:01] <ST> 强劲的旋风伴随着雷霆一瞬间撕裂了窗外的空气,小型的雷云包裹着宫殿之外。士兵和侍女们睁大了眼睛,用惊恐的眼神看着那些像是雷蛇一般在每一扇窗户外跳跃的闪电,以及难以形容的尖啸与嘶吼。
[23:02] <ST> “……的,的确像那么一回事。”公主握住了纤细的拳头:“至少是非常高明的魔法师呢……那么,您来这里,到底有何贵干呢?”
[23:02] <泰坦> “啊?”
[23:03] <ST> “您想要什么?”
[23:03] * 泰坦 被公主一打岔,没有约束住精灵,索性让他们各自离开——外面的雷雨云也渐渐消散。
[23:03] <ST> 公主看着泰坦天真无邪的表情,问道。
[23:04] <泰坦> “要什么的话……大老爹只是让我回到我出生的地方看看……但我不知道要做什么耶?”
[23:05] * 泰坦 开始冥思苦想。
[23:06] <ST> 和泰坦比起来,她的身高还要略微高一些,漆黑的秀发像瀑布一样从肩头流泻而下,在纯白长裙的映照下更衬出白皙如瓷的肌肤的秀美。然而和瓷娃娃式的外表比起来,她注视着泰坦的眼神却是相当直接而镇定的,比那些士兵更有勇气和理智。
[23:06] <ST> “也就是说,您只是在自己也不知情的情况下,偶然来到这里的,是吗?”
[23:06] <泰坦> “恩……恩。”
[23:06] * 泰坦 点着头,毫不避忌地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23:07] <ST> “那么,可否请您将自己的力量借给我们呢?”
[23:07] <泰坦> “做什么啊?”
[23:08] * 泰坦 不是很明白地问。
[23:08] <ST> “实不相瞒,我国目前正与以玖林为首的‘圆桌诸国’处于交战的状态,敌国无论军力亦或国力都是我们的数倍,我国大半国土沦陷于他们手中。”
[23:09] <ST> “我希望您能将力量借给我们,抵抗对方的军队。”
[23:09] <泰坦> “为什么啊?”
[23:09] <ST> 虽然泰坦不是很懂,不过大体也知道这是要战的意思。
[23:09] * 泰坦 脱口而出自己的疑惑。
[23:09] <泰坦> “你们为什么要战呢?”
[23:09] <ST> “您,您不是来帮助我们的吗……”
[23:10] <ST> “本宫……我刚刚已经说了,是对方侵入了我国的领土啊!”
[23:11] * 泰坦 的印象中,要战的话,大概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力量,而明显这个女孩所敌对的势力比她要强很多倍——在泰坦的世界中,虽然不存在这种情况,但朴素的逻辑可以得出结论,只要不反抗就好了。
[23:11] <泰坦> “……只要不反抗,就好了,不是吗?”
[23:11] * 泰坦 将自己的疑惑一一吐露。
[23:11] <ST> “以骑士规章为掩饰,却是无情而残忍的屠夫,这些人杀害了我国数万的国民,以此要换取我们的臣服,如果我们不抵抗的话,那不是只能沦为他们的奴隶了吗?!”
[23:12] <ST> 公主愤怒地说,碧绿的双眸中沁出了泪水。
[23:12] <泰坦> “奴隶……”
[23:12] * 泰坦 本想说只是这样之类的话,但看到眼前的女孩开始流泪,就不由得慌了手脚。
[23:12] <ST> “够了……既然您无意帮忙,今天的事就算了……请您即刻离开吧。”
[23:12] <泰坦> “啊啊,你不要哭啦,我帮你们就是了。不要哭了呗?”
[23:13] <ST> “……我,本宫才没哭!”
[23:13] <泰坦> “……那个就是叫哭啦。”
[23:13] * 泰坦 诚实地指出——诚实是美德,老爹说的,恩。
[23:14] <ST> “公主殿下,既然神之子愿意相助……这是大好的机会啊。”叫做维奥娜的女性似乎很认同泰坦的价值,不住地催促道。
[23:16] <ST> “……但是,我也不会接受无缘无故的帮助。”
[23:16] <ST> 公主注视着泰坦,问道:“你到底想要什么,只要是能够给予你的,我一定不会吝啬。”
[23:16] <泰坦> “让我想想……”
[23:17] * 泰坦 的视线漫不经心地扫过室内房间里的一景一物,扫过那些士兵簇新的武器,最后落在维奥娜的身上——他看到一个非常让他感兴趣的东西,然后脱口而出。
[23:17] <泰坦> “——胸部?”
[23:18] <ST> “为我国辛吉雷效忠吧,那样的话,我们也会满足你想要的一切……。”
[23:18] <ST> “……诶。”
[23:18] <ST> “……诶?”
[23:18] <ST> 寝宫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
[23:18] <泰坦> “恩?”
[23:18] <ST> ————————————————————————————————————————————————————————————
[23:21] <ST> 就在菲利亚的十八(38)岁生日当天,她收到了来自四方的魔女的祝福,也收下了她们的礼物。
[23:22] <ST> 接着这些为老不尊的前辈们就在自己后辈的闺房里开起了酒会,吃了一些火蜥蜴烤肉(需要用地狱火烤)和用仙果酿的气泡酒(有52种颜色)之后,她们就开始胡闹了。
[23:23] * 菲利亚 在意外融洽的气氛中,平生第一次的喝下了数量惊人的酒浆
[23:23] <ST> 某个魔女拿出一个水晶球,据说可以看到世界上所有具备英雄条件并且容貌俊美体格匀称的男子汉们的私生活。
[23:24] <ST> 在看完法兰尼亚的无暇骑士之后,本来应该去看看看据说出现在辛吉雷——大陆南方,世代与玖林为敌,如今被骑士团扫荡的大国的神子。
[23:25] <ST> 但是由于岛国辛吉雷的男人向来喜欢同性相亲,并且他们以匀称、健美的身材和裸露在该国特有的温暖空气中的古铜色肌肤为傲。
[23:26] <ST> 魔女们就沉迷在了这些边缘节目上了一会儿。
[23:26] * 菲利亚 更加意外的发现自己竟对这种近乎偷窥的余兴活动乐在其中
[23:27] <ST> 而就在这个时候,空气中却开始传来了一阵叫人不安的震动。
[23:27] <ST> “……好巨大的魔力。”
[23:27] <ST> 群林之地的薇芳,西方的魔女率先感觉到这一点。
[23:28] * 菲利亚 此刻正开始感到酒精的作用逐渐的退去,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23:28] <ST> 其他魔女也抬起了视线,菲利亚更是觉得如同有某种巨大的东西从天空落下一般,传来了巨大的压迫感。
[23:28] <ST> “Wuuuuuuuuggh——————!”
[23:29] * 菲利亚 揉了揉跳痛的太阳穴,“唔……这个波动是……”
[23:29] <ST> 外面传来了黑狗——贤者凯南戒备的低吼。
[23:29] <ST> “有人……在破坏影之宫殿的结界。”
[23:30] <ST> 米蕾娅丝睁大了眼睛,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23:30] <ST> 随后,天空碎裂了。
[23:31] <菲利亚> “虽然令人难以相信,不过这是真的……啊,有点好奇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23:31] <ST> 以匹敌世间一切光辉的华美装饰着自己的军队降落下来。
[23:32] <菲利亚> “抱歉,姐妹们,酒会看来得提前结束了。”
[23:32] <ST> 影之宫廷的士兵们骑乘上了自己的八足骏马,升上高空,来犯者则骑着金色的雷鸟,毫不畏惧地与之接战。
[23:33] <ST> 顷刻之间,在菲利亚的印象中从来没有丝毫改变,日复一日的影之城陷入了战火。
[23:33] <ST> “不,还请继续。”
[23:33] <ST> 一个优雅的声音在城堡内的阴影之中响起,但这阴影随后便被驱散了。
[23:36] <ST> 一名身着金与黑之铠甲的白发男子大步走了进来,在他的右侧跟随着一名全身覆盖在黑铠之下的高大骑士。而体型庞大,带着黄金龙头盔的壮汉则在左侧跟随着他。
[23:37] <ST> “暗界太子……雷格尔。”
[23:38] <ST> 薇芳和其他三名魔女跳了起来,编织起在和菲利亚的战斗中她们从未使出过的魔法防护。
[23:39] <ST> 即使是菲利亚也听说过这个人的传说,‘魔界’的君主,同时也是影之城最早的来访者——影之女王最初的弟子。
[23:40] <ST> 传说他具有一半神明的血统,在这里磨练了数十年之后,甚至连神明都畏惧他的实力而不敢染指其所治理的国家。
[23:40] <ST> “我并无恶意,只是来庆祝一番自己故人之女的生辰罢了。”
[23:41] <ST> 而如今,令大陆全土唯一一次同仇敌忾的势力之王轻轻地摆了摆手。
[23:42] <ST> “你还好吗,菲利亚?”那张如同工匠之神亲自雕琢出来的冷削面庞上露出了一丝丝像是‘愉快’的笑意。
[23:42] <菲利亚> “殿下到访的方式还真是令人印象深刻。”
[23:42] <ST> “那是因为我很久以前就不受这里的欢迎了,对吗?凯南?”
[23:42] <ST> 黑色的狗低吠着靠近那名男子,但是在和雷格尔对视了数秒之后,贤者别开了头。
[23:43] <ST> 菲利亚甚至觉得他的尾巴都微微夹在了腿中间。
[23:44] <ST> “如果不通过正面袭击,我只怕不能安心地和你见面。”男子笑了笑:“但即使如此,我的部队也无法压制影之城的守卫很长时间。”
[23:44] <菲利亚> “我和殿下似乎是第一次见面吧?”
[23:44] <ST> “第一次?对你来说,也许是这样。”
[23:45] <ST> “但我一直都在留意着你,凯南虽然能力不济,却不是太糟糕的老师,你被教得很好。”
[23:45] <ST> “菲利亚,我受过你父母的托付,也承诺过会照顾你。”
[23:46] * 菲利亚 听着对方的评论没来由的感到一股愠怒自心底升起
[23:46] <ST> “我带来了一个王国,作为你生辰的贺礼。”他笑了笑。
[23:46] <ST> “也作为见面礼,虽然你看起来似乎并不喜欢。”
[23:47] <菲利亚> “啊,您的看顾真是令我感激不尽。礼物更是过于贵重让人受之有愧。”
[23:49] <菲利亚> “比起王国什么的,自诩我的监护人的殿下,能不能赏光告知一下,我真正的父母究竟是谁呢?”
[23:50] <ST> “是凯南。”雷格尔指了指一旁黑漆漆的那一团。
[23:50] <菲利亚> “哈。”
[23:50] <ST> “汪……嘿,你这混蛋小子!”
[23:51] * 菲利亚 从鼻子里发出大声的嗤笑,此刻也顾不上自己老师想必会受伤的自尊了
[23:51] <ST> “开个玩笑,但严格来说,如果你知道凯南本来的身份,这并不算错误。”
[23:51] <ST> 雷格尔面无表情但还是让人感受到了一丝笑意地说:“他是我们中很多人的先祖。”
[23:51] <菲利亚> “这是两回事。”
[23:51] <ST> “至于你的父母,他们都有很高的身份。”
[23:52] <ST> “也是非常勇敢而高尚的人。”
[23:52] <菲利亚> “高到了令他们忙得没法照看自己的亲生孩子。”
[23:53] <ST> “这是合情合理的埋怨,在你这个年龄也很适当。”
[23:53] <ST> “但你的身份并不应当,菲利亚。”
[23:53] <ST> “不过,我倒是很欣赏你的这种率性。”
[23:54] <ST> “你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魔女之一,而凯南训练你来维持这个世界的平衡——守护,抵御像是我这样的人。”
[23:54] * 菲利亚 咬着嘴唇,搜肠刮肚的想找出一些反驳的话
[23:54] <ST> “你的命运被注定,也因此你的父母无法碰触到你,这不是他们的错。”
[23:55] <ST> “不过,如果你愿意跟我来的话,我想我有办法让你见到他们。”
[23:56] <ST> 雷格尔微笑着向你踏出了一步,凯南暂停了时间不过被他拉了回来。你没看见双方是怎么做的。
[23:56] <菲利亚> “你以为凭这几句话就能让我跟你走么?”
[23:57] <ST> “决定你道路的应该是智慧,而不是长篇大论。”雷格尔点点头:“但我了解你的疑虑,你也需要时间去思考。”
[23:57] <ST> “所以今天,我只是来探望你的。”
[23:58] <ST> 他又看了凯南一眼,此时,天空中的战斗分出了胜负,雷格尔带来的军势被影之城的守卫逐渐赶了出去。
[23:58] <ST> 几个阴影守卫冲过来想要攻击这三个人,但持斧戴着龙头盔的男子轻易地打倒了他们。
[23:58] <菲利亚> “呒,很好。那么我们走吧。”
[23:59] <ST> “等等,小姑娘,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23:59] * 菲利亚 将手递给了面前的白发男子
[00:00] <ST> “我想……菲利亚有权利自己判断了。”
[00:00] <ST> 雷格尔对凯南点点头,接着,他看向某个地方,对某个存在行了一个礼。
[00:01] <菲利亚> “很快就会知道了。再见,老师。”
[00:01] <ST> 菲利亚和他走了出去,发现一头如夕阳般有着璀璨鳞片的巨龙蹲伏在你的门口,不耐烦地从鼻端喷出炎息等候着你们。
[00:02] <ST> 雷格尔把菲利亚扶了上去,自己坐在后面。
[00:02] <ST> 他没有戴手套,不过手指非常地冷,但是触感似乎比菲利亚自己还要好。
[00:03] <ST> “等等,你这家伙,你想就这样带走她?!”薇芳咬紧牙关,双手握着能量缠绕而成的剑。
[00:04] <ST> “在这里和我战斗并不明智。”雷格尔摇了摇头:“还是在真正的战场上吧,在那里,和你们选出来的英雄在一起,你们才有机会。”
[00:05] <ST> “走吧,菲利亚,我们先去看看你的国家。”
[00:05] * 菲利亚 咕哝道:“我大概正在做这辈子做过的最蠢的一件事,要么就是最聪明的……总之我们走吧。”
[00:05] <ST> 虽然有过很多次飞行的经验,但龙背上的飞行无疑是最刺激的那一种。
[00:06] <ST> 几乎是瞬间菲利亚就发现自己置身于高空之中,巨龙没有怎么振翅,但每一下扇动带来的速度的提升都是可以清楚地感觉到的。
[00:07] <ST> 雷格尔的军队之前簇拥着你们,但很快就被抛离。
[00:08] <ST> 云雾在龙的翅膀下粉碎,但是乘客却只觉得这趟飞行异常平稳,唯有不断累加的速度感令人从心底里感到奇妙的快感。
[00:08] <ST> 最后,龙飞过一处苍翠的山谷。
[00:09] <ST> 菲利亚看见了白色的城墙和以蓝色石材装饰的屋顶,跟着龙一起飞过拼花的广场和喷泉,落在了一座城堡上。
[00:10] <ST> 这里的人看到龙并不惊慌,反而抬起手向你们敬礼。
[00:12] <ST> “这个国家的名字叫作米凯诺。”雷格尔平静地说道:“除去王都玛塔,另外还有四座城市和几个小镇,他们都会臣服于你。”
[00:12] <菲利亚> “为什么?”
[00:12] <ST> “因为这是我给你的礼物,忘记了吗?”
[00:14] <菲利亚> “我好像没有说过要接受吧。”
[00:14] <ST> “哦?”
[00:14] <ST> “那么,你想要什么呢,菲利亚。”
[00:16] <菲利亚> “刚才就说过了,想知道我的父母是谁,还有更重要的,我是谁。”
[00:17] <ST> “你在向我寻求答案吗?”
[00:17] <ST> 雷格尔扬起了唇角。
[00:18] <菲利亚> “是啊,你不是和我的父母很熟么?”
[00:18] <ST> “我并不是先知,也不是负责解谜的人。”
[00:20] <ST> “所以我只会简单地告诉你——你的父亲是名为‘贝特朗·佐特里夫’的男人,而你的母亲却是我的一位臣民。”
[00:20] <ST> “他们的结合并不受这个世界的祝福,甚至一场战争因之而起。”
[00:21] <ST> “而在那战火之中,你是唯一幸存下来的。”
[00:21] * 菲利亚 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很好,你没说谎。”
[00:21] <菲利亚> “这是这么多年以来我得到过的最直接的答案。”
[00:22] <ST> “因为对其他人来说,你是英雄。”
[00:23] <菲利亚> “应该说,将会是。”
[00:23] <菲利亚> “呒……我突然想知道你在影城受训的时候他们是怎么说的。”
[00:23] <ST> “我吗?”
[00:23] <ST> “我让他们无言。”
[00:24] <ST> “那么,接下来换我对你提出要求了。”
[00:24] <ST> “成为这个国家的女王吧。”
[00:24] <ST> “爱护你的子民,用你的智慧带领他们。”
[00:24] * 菲利亚 嘴角向上扬起,“从你的手里拯救他们?”
[00:25] <ST> “我?”
[00:25] <ST> “我对你的国家并无任何的企图。”
[00:25] <ST> “你需要担心的是别的东西。”
[00:25] <菲利亚> “好吧,我接受了。”
[00:25] * 菲利亚 不知道对方究竟是真没听出自己的嘲讽之意还是装作糊涂,对过于老实的回答感到十分有趣
[00:25] <ST> 雷格尔点了点头,把菲利亚扶下了龙鞍。
[00:27] <ST> “如果你有无法解决的,可以送信让我知道。”
[00:27] <菲利亚> “谢谢你的好意。”
[00:27] <ST> “好意吗?”
[00:28] <菲利亚> “啊,姑且当作是吧。”
[00:28] <ST> “这个世界并不存在善意或恶意,菲利亚。”
[00:28] <ST> “全看你如何看待自己的位置。”
[00:28] <ST> “后会有期。”
[00:29] <ST> 红龙扬起头,睨视了下方的人类一眼,重新张开了翅膀。
[00:30] <ST> 暗界太子没有和菲利亚挥手,只是任凭座骑跃上高空,带着他消失在了群云之中
[00:30] * 菲利亚 站在龙翼掀起的阵风中,理了理金色的长发
[00:30] * 菲利亚 目送巨龙和它的骑手消失在天际
[00:31] <ST> 在那之后不久,菲利亚被一群侍女和大臣围在了中间。
[00:31] <ST> 你知道这个国家自从十年前就被人宣称说——会有一位女王来领导他们。
[00:32] <ST> 在他们的预言和传统中都记载着驾驭红龙的神会带着他们命中注定的女王前来,而所有的臣民都一直在期盼这件事的发生。
[00:34] <ST> 稍后其他的魔女找到了被糊里糊涂洗了个澡,糊里糊涂带上王冠。糊里糊涂地扶上王座的你。
[00:35] * 菲利亚 趁自己没那么糊涂的时候给凯南发了个简讯大致说明了情况
[00:35] <ST> “呜哇,这就是毫不留情地落入了圈套里的小姑娘脸上的表情吗……”薇芳感叹道。
[00:36] <菲利亚> “怎么看都是处心积虑的圈套吧。周全到了不跳进去都觉得有些失礼……”
[00:36] * 菲利亚 脸颊微微有些发红,一定是因为刚才的热水澡的缘故
[00:36] <ST> “的确雷格尔是据说能令女神倾心的男人,但这个游戏也太危险了吧。”
[00:36] <ST> “这个人要的东西……可不是简单的国土或者权利就能够满足的呐。”
[00:37] <ST> “我说你知道不知道他之前到底是什么人啊?”
[00:37] <菲利亚> “唔,多多少少有听说过?”
[00:38] <ST> “说来听听?”
[00:41] <菲利亚> “影之城最优秀的学生之一……或许不是之一,优秀到了大家避而不谈的地步。”
[00:41] <ST> “而且也是魔族的领袖,带着他的子民意图统治大陆,结果被英雄们打倒的家伙?”
[00:41] <ST> 薇芳看了看诗格林德和菲利亚,叹了口气。
[00:42] <菲利亚> “那要看是何种版本的故事,‘只是这次还没赢’的说法也有。”
[00:42] <ST> “只是这样也还好了,实际上,你们现在也该了解,所谓的‘魔族’不过是另外一种人类吧?”
[00:43] <ST> “魔法天赋高一些,能力强一些,信奉不一样的宗教就被称呼为魔族。当然他们也没有什么特别优秀的品德,只是一度支配了整个世界而已。”
[00:44] <ST> “但是之后,被推翻的他们成为了公敌,人数不占优势的前提下被几乎消灭殆尽,只能躲到地下。”
[00:44] <ST> “就是在那个时候雷格尔找到了影之城……算起来他大概有上千岁了。”
[00:45] <ST> “之后他领导自己的子民并且几乎让魔族恢复了原本的统治权,但是在那最后他被打败了。”
[00:45] <ST> “杀掉他的人把他分尸,并且用尽一切手段阻止他的复活。”
[00:45] <ST> “看起来没有用呢。”
[00:46] <菲利亚> “是哦,没有看到缝线针脚呢。”
[00:46] <ST> “本来高超的魔法大师就很难被杀死,而且……刚才那个不是他本人的可能也不是没有。”薇芳耸耸肩。
[00:46] <ST> “重点是,他绝对和‘平衡’或者‘安稳’之类的词条无缘。”
[00:47] <ST> “而要达成目的,他无疑很需要你的力量。”
[00:48] <ST> “所以你也不要因为别人把你当作公主就太得意忘形了……如果倒时候大家立场相对,我们可不会像今天这么客气地和你一一过招哦。”
[00:49] <菲利亚> “唔,放心,姐妹们。”
[00:50] <菲利亚> “我并没有打算站到魔族那边去帮他们把世界翻个个儿。”
[00:51] <菲利亚> “毕竟‘平衡’的维系才是最重要的。”
[00:51] <ST> “唔……”
[00:51] <ST> 魔女们彼此对看了一眼,与其说她们怀疑菲利亚的自白,不如说她们在好奇——雷格尔真正的目的到底为何。
[00:52] <ST> 如今这还是个难以参透的谜题,魔女们很快将它抛诸身后。
[00:52] <ST> “算啦,对了。”
[00:52] <ST> “这个城市的俊男美女还挺多的,选一千个来招待一下我们吧?”
[00:52] <ST> “就是,难得做了女王了嘛!”
[00:52] <ST> 开始玩了起来。
[00:53] <菲利亚> “那种事情你们可以自便……”
[00:53] <ST> 而对于菲利亚来说,与暗界太子的再会,也是在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00:54] <菲利亚> “宰辅大人刚才好像抱怨说,已经堆积了很多的公文……”
[00:54] <菲利亚> “这个国家也很辛苦呐。”
[00:54] <ST> 在那之前,大陆将被卷入迄上一次由同一个人所卷起的战火以来最为混乱与危险的争端之中,而所有被选上的英雄,他们的旅程,才刚刚开始。
[00:54] * ST Save
« 上次编辑: 2014-07-27, 周日 21:09:47 由 SHARK »